张掖市“恶魔掏肠杀人系列案”尘埃落定

访客 影视新闻 2020-04-13 17:06:32

核心提示

发生在我省张掖市的“恶魔掏肠杀人系列案”,曾震惊全国。然而,当乔建国被警方锁定为凶手并将其抓获归案后,其所做的有罪供述却一直极不稳定。虽然在侦查阶段其对所犯罪行全部做了有罪供述,但在法院审理期间,被指控犯有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强奸罪(未遂)等数个罪名的乔建国,却只承认部分犯罪事实,而拒绝承认自己就是“掏肠杀人”的凶手。那么,乔建国最终受到了怎样的惩罚?昨日,记者从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乔建国案已尘埃落定。虽然一审法院在两次审理后掏肠杀人案,均决定对其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但二审法院在终审判决中认为:根据此案的具体事实情况,论罪应当判处死刑的乔建国,还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因此,终审改判其为死缓。

A发回重审依然是死刑

乔建国被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捕后,张掖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4项罪名对乔建国提起公诉。由于此案涉及个人隐私,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1月6日,对乔建国案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据悉,在进行了连续两天的庭审中,乔建国只对部分指控承认,但拒不承认掏肠杀人。此案进入诉讼后,涉案被害女的亲属及受害人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张掖市中院经过审理后,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宣判,被告人乔建国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民事原告人各项经济损失共计9万余元。一审宣判后,乔建国提起了上诉。省高院在审理乔建国上诉并复核乔建国死刑案件后,以一审判决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理。张掖市中院另行组成了合议庭,对此案重新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并作出了判决。重审后,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乔建国曾因犯盗窃罪被两次判刑,后又因吸食、注射毒品被劳动教养。释放后,乔建国不思悔改,对社会产生仇视心态,自2004年4月份以来,趁夜深人静之机,采取极其残忍的手段对女青年进行侵害,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未遂)、抢劫罪、故意伤害罪。据此,张掖市中院再次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乔建国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强奸罪(未遂)、故意伤害罪,决定对其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2000元。被告人乔建国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各项经济损失共计9万余元。掏肠杀人案

四川杀人掏肠事件结果_掏肠杀人案_成都杀人掏肠图片

B不服判决再次提起上诉

一审重审宣判后,乔建国再次提出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为:杀害阿玲与致阿丰重伤一案与其无关;一审判决认定其对阿月的伤害以杀人未遂定性错误,其当时并没有想杀害她的念头;对阿可的抢劫也不是其所为;认定其对阿喜实施强奸未遂也属定性错误,应以故意伤害定性等。乔建国的二审辩护人则提出:认定乔建国抢劫阿可属客观归罪,应以强制猥亵妇女罪定罪;认定乔建国对阿月实施杀人未遂属定性错误,其犯罪动机系猥亵妇女;认定乔建国对阿喜实施强奸未遂定性不准,应以强制猥亵妇女罪定罪;认定乔建国杀害阿玲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认定乔建国致阿丰重伤缺乏直接证据;乔建国是自首,具有法定从轻减轻的情节。据此,乔建国及其律师请求二审法院改判。针对乔建国的上诉理由和其辩护律师所提观点,省高院依法组成了合议庭,对此案的二审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

C终审改判其为死缓

省高院审理后认为:上诉人乔建国曾因犯罪被两次判刑,又因吸食、注射毒品被强制戒毒和劳动教养。释放后仍不思悔改,多次实施故意杀人犯罪,其行为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强奸罪(未遂)、故意伤害罪,且系累犯。上诉人乔建国被抓获后,如实供述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强奸、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属自首。乔建国犯罪手段极其凶残,犯罪情节极为恶劣,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论罪应当判处死刑,但根据本案的具体事实情况,还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经省高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据我国《刑法》及《刑事诉讼法》有关条款之规定,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中对被告人乔建国犯故意杀人罪的量刑部分,其余部分均维持原判;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国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掏肠杀人案,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与原判乔建国犯抢劫罪、强奸罪(未遂)、故意伤害罪等数罪并罚,决定对其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2000元。

法官说法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