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中的丛林法则”告诉我们什么

访客 影视新闻 2020-03-18 13:59:46

5月11日,互动式展览“游戏中的丛林法则”(Games and Politics)在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开幕。展览由歌德学院与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合作举办,一直持续到6月2日,期间将举行纪录片放映、游戏展示、演讲和讨论等活动,并将邀请游戏开发者、媒体学家加入讨论。6月1日和2日,还将举办一场48小时的主题Game Jam。

展览地点选在北京798艺术区。对于游戏公司、玩家和媒体来说,这个地方不算陌生。不久之前,我在这里参加了索尼主办的《只狼》体验活动。From Software市场部课长北尾泰大面带微笑,向所有玩家宣布:“我们绝对不会降低游戏难度。”

《只狼》带给玩家的是架空幻想故事和酣畅的战斗体验,“游戏中的丛林法则”关注的则是电子游戏与社会文化的关联。主办方表示,展览中所有游戏都与传统意义上作为娱乐媒介的游戏不同,参观者可以从中了解到包括决策应变、性别问题、无人机战争、难民问题、媒体的力量、历史与当代社会事件等多方面的话题。

798不通地铁。这在交通状况既便利又糟糕的北京,显得有些特殊。然而798永远不缺人潮。5月初的北京,气温已经飙升到25摄氏度以上,精心打扮的文艺青年、网红主播与左顾右盼的外地游客并肩而行,是这片北京原工业厂区、现文化地标上一道著名的风景线。

“游戏中的丛林法则”展览会场

展览会场外观朴实无华。包括《这是我的战争》《请出示证件》在内的十几个参展作品排布在大厅各处,供观众任意游玩。参展观众中有玩家、媒体、独立游戏开发者等等“老面孔”,也不乏对电子游戏了解不深,甚至只是进来乘凉休息的普通人,受到环境影响,他们也试着玩了几个游戏。

可惜的是,所有参展游戏都不支持中文。尽管有工作人员从旁介绍,许多观众还是难以在短时间里体验到游戏的核心内容。我站在某个展台附近观察了一段时间,所有靠近它的观众都被语言劝退,几乎没有人进一步尝试。相比之下,体感游戏《完美女人》颇受欢迎,玩家只需模仿屏幕上的女性剪影,做出一系列舞蹈、瑜伽动作即可。一个观众对我说,这让他对游戏的印象有了改观。

观众在试玩游戏

工作人员正在演示《完美女人》的玩法

一位歌德学院的策展人员告诉我,他们曾经想提供一些游戏的汉化版本,但德方不允许修改参展作品,回想起来,这是一个失误。“在欧洲和美国,观众的英语水平很高,(体验游戏)没有障碍。到了中国,就会有很大影响。”这是歌德学院第一次在中国举办游戏展览,“丛林法则”主题更是没有先例,有不足之处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展览要持续1个月,”他说,“我们会不断地完善它。”

下午2点,开幕活动正式开始。活动通过纪录片放映、游戏展示、主题演讲和讨论表达了一个共同的主题——多元化。

开幕活动座无虚席

没有开场白,直接进入正题的是美国游戏及媒体制作公司“头目”(Midboss)出品的纪录片《彩虹游戏》(Gaming in Color)。影片以同性恋玩家(Gaymer)在游戏行业中的处境变化,讨论了亚文化与少数群体如何建立自我认知、打破刻板印象、营造安全空间的过程。

“一些人会因为《质量效应3》里有同性恋剧情而拒绝买它,但假如一个同性恋玩家拒绝游戏中的异性恋角色,他(她)就没有游戏玩了。”片中一位游戏开发者表达了这样的看法。片中还传达了一个数字,如果一个女性玩家只玩女性主角的游戏(这当然是一种极限假设),那么她只有926个选择,试图说明比起男性主角游戏,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少了。

《彩虹游戏》

现今,欧美地区游戏中的人物愈发频繁地展现出跨性别特征,背后反映的是LGBTQ人群比以前更容易被大众接受,越来越多的人拒绝把LGBTQ作为侮辱性词语。纪录片中,一位拳头公司(Riot Games)的游戏设计师说,《英雄联盟》中有个类似“群众法庭”的系统,一旦玩家出口不逊或行为不妥,会被挂出公示,让其他人决定他是不是应该受到惩罚。大多数玩家对LGBTQ内容的脏话态度是“一棍子打死”,绝不姑息。

游戏中的刻板印象不仅限于LGBTQ群体。文化与媒体学者克里斯蒂安·胡贝尔茨在演讲中提到,游戏开发的过程会客观上加强刻板印象的传播。在许多游戏设计课程中,为了让视觉表达更加明确,“敌人必须看起来像敌人”成为一种典型手段。这个手段在怪物、僵尸身上自然成立,但在一些游戏将美国城市街头黑人的日常打扮设定成“敌人”时,就激起了巨大的争议——它无法用简单的“游戏只是游戏,没有任何其他含义”来解释,引发了一个重要议题:如果刻板印象被泛滥使用,会变成什么样?

游戏和烤面包机有什么共同点?

这个例子同样可以证明游戏与社会文化的紧密联系。胡贝尔茨将“游戏”与“烤面包机”类比,它们表面上都是“日常用品”,人们习惯性地只谈外表(演出效果)和功能(好不好玩),而不会考虑还有什么深层意义。然而正如烤面包机象征着20世纪50年代涌现出的新技术、乐观主义价值观与富足的家庭生活,游戏也通过玩家的共情来潜移默化地表达着一类群体的诉求。

胡贝尔茨认为,游戏不仅是叙事和语境,还是规则的体现。游戏背后的思维方式也可以用在新的游戏和更广泛的领域上。《Dys4ia》是一个以变性人为主题的游戏,它使用了俄罗斯方块一样的手法来表现变性人群体难以融入社会。销量超过200万份的独立游戏名作《请出示证件》展现了一个复杂的道德困境,在这个困境中,个人的努力无法改变规则。

还有一些规则是可以改变的。作为女性开发者,王妙一直到她制作的游戏《美好世界》上市,被玩家默认为“老哥”时才意识到,在游戏开发者群体中,女性的身影实在是太少了。

画面中,王妙一和她工作室的女实习生是《独行》(又名《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中仅有的2位女性

“我的游戏里,女性玩家大概占一半。在中国,‘一般向’游戏有30%的女性玩家就算多了,有些连10%都不到。”王妙一说。然而随着国内网民男女比例越来越平衡,女性的消费能力也体现得越来越明显——她们对游戏(以及所有文化产品)有着自己的要求。

王妙一认为,“游戏的玩家受众由它的气质决定,而它的气质又由开发者决定”。面对女性玩家,女性开发者不一定非要制作“女性向游戏”,但她们在表达的过程中必然会体现出与男性的差异。让女性开发者自由地表现出这些差异,是中国游戏“多元化”的一部分。

独立游戏开发者黄高乐把国内“同志”群体在生活中面临的许多真实情况写进了游戏之中。他在《A Gay’s Life》中用社交媒体调研与积累素材,用沉浸感和共情来达成游戏的目的——给普通大众玩、有一定科普作用与现实意义的作品。

黄高乐展示了“华语游戏中的男同性恋群像”

“出柜审判”是《A Gay’s Life》中的一段重要剧情。说到这里,黄高乐却“忘词了”,他想了好一会儿,才把这句“好像不重要但就是忘了”的话想起来——“很多家长是没有逻辑和理性的”。“出柜审判”中,玩家要面对的不只是父母,还有七大姑八大姨,这实际上是工业化社会中年轻人不再迷信家长权威我们的丛林法则,新一代在成长过程中与老一代人的矛盾。每一个人都面临着不同的“出柜审判”,只要是亲身经历过这种矛盾的人,都会收获共鸣。

以上这些或许是国内当前语境下关于“游戏中的丛林法则”的最佳切入点,而它本身也是“游戏及游戏相关活动针对不同国家、地区、人群、文化采取不同策略”的优秀注脚。自2004年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的“全球游戏”(Global Games)巡展开始以来,“游戏中的丛林法则”在20几个国家、30多个城市留下了足迹。它在不同的城市讨论不同的议题。比如在伊斯坦布尔,话题中心变成了《杀人盒子》(Killbox),它展现的是一场不公正的战争:玩家可以分别扮演无人机驾驶员和被轰炸的平民,而后者永远不可能获得胜利。

对谈环节

不论是胡贝尔茨、王妙一还是黄高乐,他们都提到了中国独立游戏开发者群体。短短几年时间里,他们通过Steam等平台,让全世界玩家从更多的角度了解中国游戏。在风雨飘摇的中国游戏市场上,那些一直坚持和没能坚持下来的人,都值得一份肯定。讨论游戏与多元化,以独立游戏开发者作结,的确再合适不过。

晚上6点,会场里的灯光又一次暗了下来,屏幕上出现了《独行》制片人“拼命玩三郎”为这次展览特地录制的一段视频:

“大家好,我是拼命玩三郎我们的丛林法则,我是在一片树林里拍的这段视频。提醒大家,这部片子的长度会超过130分钟……”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