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西:回国的诱惑

访客 娱乐新闻 2020-11-19 19:59:41

这次回来,黄西开始有了点小纠结——“继续留美还是回国?这是个问题。”

1994年去美国修成生化博士的他,没有想到在美国会有自己“东北口音+美式幽默”的脱口秀舞台,观众还有美国副总统等一干政客和上千名美国记者;他还没有想到17年后的今天自己会以知名脱口秀演员的身份被请回祖国巡讲,更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开始考虑回国发展,且是靠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或者浓重口音的英语吃饭。

当然,这一切的变化来的并不突然,从2001年在美国休斯顿对相声动了心到今天凭了一张嘴在中美名声大振,他用了10年。但他对于一朝成名天下知还是没有进入状态,甚至个人微博最初的几个中国粉丝都让他产生“意料之外的惊喜”,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其中一个脱口秀视频在国内某网站点击量已经高达640万”。

他最急需的是一个国内经纪人

被当地记者们密集群攻两小时后,黄西口干舌燥开始找水喝,自传《黄瓜的黄,西瓜的西》编辑给他递来水,他已经开始接受下一轮的采访,看上去他已经视听集中到有点“紧张”,根本就忘了手中的水。

当天是他此次回国9场讲座的第五站,天津大学。一天飞一个城市的密集讲座不比他做生化科研的工作轻松,也比他在美国的脱口秀表演繁忙。到了相声的家门口天津他来不及拜个码头,“一个在中国说相声的美国人给我推荐过天津相声,下次一定要去茶馆听”。

当某网站向他抛来了橄榄枝,要帮助他筹备个人空间以及筹划春节贺岁节目时,黄西显然完全没有学会谈判,“啊?这个……呃,要不再说?……那好吧”。看上去这家网站很幸运,黄西现在对这一套还懵着呢。果然第二天,经他口头授权的个人空间就被建立起来了。

他甚至都不会拒绝,手机号码有求必给。一个记者还没有他的自传,他把自己手里的最后一本签了名,双手递给记者。连讲座开始前匆匆吃饭的十几分钟里都是边吃盒饭边回答记者的问题,包括从酒店乘车往天津大学的路上,刚闭上眼小憩的他也是有问必答……黄西没有自己的国内助理或者国内经纪人,还不知道谁来帮他做这些屏蔽和沟通,目前为止的行程安排,他全部听从出版社的“调遣”。美国的经纪人也不会干预他中国的行动,“只要告诉他们,我这段时间不在美国就好。”自传编辑杨柳自告奋勇,“我来当你的经纪人吧”,他想都不想就说:“好。”

2009年,黄西参加脱口秀界的“奥斯卡”《大卫·莱特曼秀》后,不仅走红美国,也被我们的央视春晚盯上,当年邀请他演一个关于中国人在美国的小品。黄西挺高兴,但听说年前的三个月就要被绑定在北京,他拒绝了,“我不能把老婆孩子撂美国自己回国这么久啊,我一个人也有点来不了”。

回来,带动中国人的幽默感

“他说天津相声非常有包袱头,往往是听完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才回味过来,啊,好大一个包袱。但因为形式可能不适合搬到电视上去,所以一直不是很流行黄西为什么回国,我也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 给黄西推荐天津相声的那个美国人叫莫大伟。几天前两人在聊天,“我们俩的经历截然相反。我在美国努力了七年半才第一次上电视,他在中国有人给他写段子,上电视直接讲就好了”。莫大伟和黄西说,自己只知道上台要讲什么,但不知道观众为什么笑,因为不清楚笑点在哪里,刚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把稿子讲错了。

对于自己的“不公平”经历,黄西了然,“中国人对美国人非常感兴趣,来一个老外会讲汉语,就会很受欢迎,中国人在美国可是截然相反,得从底层一步一步的起来”。他深知,美国人对移民文化的无视,“他们很自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美国是世界第一,上帝爱美国人,作为美国人是非常幸运的”。#p#分页标题#e#

黄西到第二家公司的第一天,老板就和他说,你现在做这份工作,在中国肯定算是富人了吧。“这就是美国人对移民的态度,每个来美国的人都是幸运的。”当然,从黄西个人来说,某种程度上这么说也对,尤其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刚到美国,觉得很多东西都非常发达方便。

不过对于现在的黄西,就是“各有利弊”了,“美国的生活节奏慢点,生活品质和自然环境好点,办事比较规矩条理。中国虽然起步晚,但发展非常快,身边不少同学看中国内的创业机会,蠢蠢欲动想回国”。

对于黄西,回国还有更大的诱惑,“中国的发挥空间这么大,美式幽默在中国可不可能搞一下”?黄西解释黄西为什么回国,虽说是美式幽默,其实幽默无国界,美国人的优点是把幽默看成是自己人格的一部分。在中国幽默发展的远远不够,“中国的很多教授板着脸不太说话,但大部分美国教授都很擅长表达,而且都有自己的幽默感,个性很明显”。

黄西很期待中国有幽默写作才能的人能创作更多的作品,“看我回来能不能带动一下,看大家能不能对幽默更感兴趣,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想法”。

“有没有想过,2008年你在海淀剧院的首场国内演出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反响和笑声,但现在大家对你这么密集的关注,这种关注可能更多是来自成功学意义上的影响,因为黄西现在更有名了,其实他们对你的幽默的理解比2008年没有进步多少”。

黄西对记者这样的揣度不太认可,“我在中国第一次表演要比在美国第一次要成功的多。在美国的第一次表演,几乎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的。2008年的表演,我出于好奇心拿一些段子做试验,看哪些可以在中国行得通。所以我不觉得那次是完全失败的,我确实收获了很多。”

黄西的实验结果是,用逻辑完成的笑话在不同的国家可以通行,但是用语言文字来完成的幽默,比较难翻译。而最近在各个高校的演讲,他发现有些笑话是可以在两种语言之间直译的,比如那个他自觉最经典的笑话,“我曾经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婴儿,然后我就按照时间顺序开始长大”。

人生是一场笑话,自嘲是一种人品

现在已经辞职的黄西全职在家创作喜剧剧本和脱口秀段子以及看孩子,极少上网,尤其是有了儿子之后,更是顾不上,他甚至不知道一两个网络热词,“很难去了解,那得总上网才行,我没有时间”。黄西这一年的工作重点是情景喜剧创作,“网络上的热点和我写的内容没有关系,有点儿时间更愿意看看电视上的情景喜剧。尤其是在美国,电视是主要的信息渠道”。这个科技宅男很喜欢《生活大爆炸》的谢耳朵,“像是雨人”,这才对自己的胃口。

即便是创作脱口秀,他的来源也不会是热点新闻。“难道脱口秀创作不需要紧跟时代吗?”40岁的黄西开起了自己的玩笑,“我已经这把岁数了”。“潜台词是你吃过的盐可能比我们吃过的米都多吗?”黄西大笑,表示承认。

自小成绩不咋地的黄西一直当自己是个小人物,“我挺喜欢小人物的。以前看电影大家都在看将军,我的注意力总在小兵身上”。

他也有棋逢对手的时候。在美国早就听闻崔永元的大名,但某次电话沟通,“听上去崔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直截了当,就事谈事”。几天之前,他接受崔永元的访问,上台之前还特意看了崔的另外一个节目《谢天谢地你来了》熟悉一下崔的风格,“但直到上台后,才感觉到他这么有意思”。两人上演了一场精彩的“中美脱口秀明星挑战赛”,“崔永元说话挺有琢磨头的,每个词都有一点意思在里面,那天他的包袱比我多。这样的人我没有遇到过几个,美国的莱特曼也是这样的,崔是我见过的反应最快的中国人”。#p#分页标题#e#

在美国时别人说的比他好,黄西就暗自想,回头自己写一个比他更好的东西。但对崔永元, “一个是单口相声,一个是主持人,不去比”。

据《精品购物指南》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