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第42章四娘教子

访客 娱乐新闻 2020-02-24 17:08:41

昨天晚上,战龙在东方紫玉这儿,才领会到真正的萧技,东方紫玉的檀口香舌,简直叫人醉生梦死。

战龙在师父那温暖的口腔内,几乎将精囊里的子弹全部打尽。

东方紫玉也正是要战龙将子弹全部射尽,这样才能真正的蜕甲重生。

第二天,战龙精神焕发,将师父东方紫玉留给自己的丝绸绣花肚兜珍藏起来,他的私人衣柜中现在已经收藏了许多各色各样的女人内衣,加起来总共有十几件之多,家中几个嫂子的内衣几乎都有,就连八姐九妹两个妹妹的,也在其内,现在,师父东方紫玉的内衣也已经进账,唯独就差四姐和五嫂的可爱内衣了。

四小姐不论做什幺事情,都十分谨慎,战龙记得先前偷偷去她房间,好几次都不曾得手,这几天一定要想办法搜集一件来。

五嫂司马紫烟进门较晚,战龙先前对她还不熟悉,没敢轻举妄动,现在已经认识到,五嫂不仅年轻貌美,更具一身统兵打仗的好本领,她的父亲与令公是挚交,因病而终,临终之前,就将五嫂托付给令公做了杨家的第五个儿媳。

战龙哼着小曲“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

从令公书房出来,刚才令公听取了战龙对南唐军事分析报告,已经上表朝廷,请求攻打江陵。战龙认为,江陵虽然城池不大,但是地处要塞,坐落在宋军和唐军水寨中间,若是打下江陵更加有利于大宋对南唐的军事牵制。

“六郎。”

战龙听到有人呼喊自己,扭头一看,却是二嫂宝日明梅。

眼前的二嫂,让战龙眼前一亮心惊不已,乌黑的秀发挽做蓬松俏皮的流云髻,上面斜插着一支颤悠悠金镶玉步摇,螓首一动,那步摇便晃个不停,越发衬得脸上笑容调皮可爱。她身上彤艳艳的柳红金泥衣只笼住了两条修短合度的玉臂,却将两瓣浑圆丰润的香肩露在外面,葱绿色绫罗肚兜将胸前两团雪腻裹得密密匝匝,只有正中绣的那朵大红牡丹被撑得怒放了开来,让人看了便觉心热得不能呼吸,更兼优雅白皙的秀美脖颈下一痕雪腻的胸脯亦是白美惹人,直将个巧笑倩兮的美人衬得美艳不可方物。

“六弟,来我这儿,嫂子问你个事。”

想到自己与二嫂之间的暧昧,战龙心虚地左顾右看了一下,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就紧走几步,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跟在宝日明梅身后,进到她屋中。

“二嫂找我什幺事?”

宝日明梅神秘地一笑,道:“六郎,嫂子按你教我的主意做了,在药店抓了几幅药搁在你二哥的茶水里,嘿嘿,这两天可把他折腾坏了,经常跑茅房不说,就是办起事来,也无精打采,勉勉强强才能交差,哼!看来,他是彻底没希望了。”

战龙一听,才明白二嫂已经按自己的馊主意将二哥修理了,不由得心花怒放,尤其是自己龙枪蜕甲重生,二嫂又帮自己清除了最大的对手,嘿嘿……

战龙心中暗美,宝日明梅白了他一眼,道:“六郎,你的病好了吗?”

战龙赶紧摇头,装作一副痛苦的样子,“还是老样子,四娘和东方姨娘说最快也要一个月。”

宝日明梅笑道:“不误你的婚事就好,六弟啊,这一次你帮了嫂子的大忙,你让我如何谢谢你啊?”

说话之间,她的下巴几乎抵在胸前那朵大红的牡丹上,战龙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不停眨动,那股子低眉敛首欲语还羞的的小样儿有着一种令人屏息的美丽。

战龙看得心中一荡,好容易回过神来道:“二嫂,你要真想谢我,就让我亲一口吧。”

宝日明梅脸一红,啐了一口道:“小坏蛋,又跟我耍流氓,你和你二哥都不是好东西。”

战龙看着二嫂那妩媚撩人的姿态,心中越发喜爱,不由自主凑上来,目光停在她胸前紧绷成两点一线的葱绿色肚兜上便再也难以移目。看着她小巧精致的脸蛋,禁不住一手搂住她的纤腰,那纤腰只堪盈盈一握,激的战龙心神一荡。

“恩。”

宝日明梅嘤咛一声,双手来推战龙,因为没推动,身子反倒酥软地倾倒在战龙身上。胸前的两团雪腻双峰也紧紧压在战龙身上,很快就看得战龙呼吸灼热起来。“二嫂?”

战龙大手张开,握住那一对巨硕的,几位嫂子中,二嫂的是最为巨大,最为诱人,在握,战龙又是一阵心神荡漾,只是还没等来的及一亲芳泽,就被外面的脚步声打断。

二人赶紧分开身子,整理衣裳。

二郎提着几个中药包进来,笑嘻嘻地说:“娘子,南城门的小神仙给我开了几方药……”

突然发现战龙在这里,二郎急忙将后面的话停住,“呦,六弟,你在啊。”

战龙跟二哥打了招呼,冲宝日龙梅说:“二嫂,那我先回去了。”

战龙走出二哥房间,驻足停了几耳朵,只听二郎哭丧着声音说:“娘子,你就让我再试一回吧。”

宝日明梅严厉的声音道:“试个屁,再试,不也是个软柿子?谁让你动大嫂的坏心思了?这是老天爷对你的报应,你给我老老实实面壁思过三个月,要是表现好,握在许你……”

战龙听到这里,立马明白他们家庭是因何发生的矛盾了。还不是自己教二嫂的好主意。

战龙心情愉快无比,唱着小调往回走,在武场又看到刻苦练功的三哥,五哥,小七,战龙朝他们投去蔑视的目光,因为战龙已经基本上胜券在握,按照自己美貌恩师的指点,只要争取的四娘同意,那幺,美貌温柔的大嫂的初夜,将会落入自己的手中。

今天晚上,东方姨娘没有再给四小姐和几位嫂子上课,而是秘密召见了战龙。

东方紫玉虽然要战龙对外隐瞒自己蜕甲重生的真相,但是真相她已经告诉了师姐,四娘当然高兴,但是,要战龙去和慕容雪航同房,她却有不少顾虑。四娘虽然溺爱战龙,但是,四娘是一位明白大理的贤惠母亲,他不能因为溺爱战龙,而破坏了大郎和慕容雪航的婚姻。

四娘知道,六郎是几个儿子中最出色的,文武兼备,又会体贴人。他怕的就是,万一战龙和慕容雪航假戏真做之后,叔嫂之间一旦产生了真情,大郎将会是无辜的受害者。四娘虽然爱战龙,但是她也爱这个家庭,她是一家之主,应该铁面无私。四娘怕的就是慕容雪航会因此爱上战龙,所以她需要一碗水端平,不能因为溺爱战龙,而伤害了大郎。

所以,四娘首先要战龙发誓,一旦他与大嫂发生了那件事之后,要他对任何人都必须守口如瓶,尤其更不能告诉慕容雪航,因为四娘知道,大多数女子,会对于自己第一个发生性行为的男子记忆终生。战龙听了四娘的要求之后,立马同意了。

这天晚上,战龙兴高采烈地来到四娘房中,应师父东方紫玉安排,战龙今天晚上向东方紫玉学习房中术。

四娘和东方姨娘都是刚刚沐浴,浑身散发着芳香。四娘身穿浅黄云裳,乌黑头发自后梳起,盘云高挽,如云秀发散落香肩两侧,柳丝般的秀发随风飘散,温柔的笑容以及凸出的玲珑曲线更显万种风情。

东方紫玉还是那身传统的白色宫装,肚兜和亵衣都在那层白纱下若隐若现,欺霜赛雪的肌肤泛着暖玉般的荣润光泽,性感迷人。

东方紫玉坐在窗前椅子上,她让战龙和四娘并坐在床上,看到四娘有些娇羞的神色,战龙心中升起一股久违的兴奋,因为他知道今天授课的大致内容,那是自己美丽可爱的师父,一手导演的香艳大戏。

大戏的主角就是自己和可亲可敬的四娘

东方紫玉板起脸孔说:“六郎,因为你尚未正真成年,对男女之事知道的少之又少。四娘既然已经决定将给你大嫂‘破真’之重任交给你,我便对你进行一些夫妻启蒙教育。以免你鲁莽行事,将事情搞砸。”

战龙毕恭毕敬地回答:“六郎一定认真听恩师教诲。”

东方紫玉又对四娘说:“师姐,房中术对六郎来说尤其重要,在他大婚之前教导他一些常识,是没有半点坏处的,为了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你就充当他的伴侣,帮他了解一下异性以及夫妻同房的诀窍。”

四娘羞涩地点头,东方紫玉早已经争得了她的同意,四娘觉得这件事虽然说有些荒唐,但是,为了六郎,况且只是拿自己的身体做道具,演示效果,并不是真刀实枪的打真军,所以就同意了。

东方紫玉西安给战龙讲了男女双方的生理常识,然后缓缓讲道:“天地的阴阳两气有开闭的现象,如春夏秋冬和画夜明暗等,都因时序变化而有不同。人应依据这种阴阳原理四娘,随着四季变化而行动。若要停止,精气不宜泄,阴阳之道即行隔绝。如此,怎能按正常的循序摄捕身体?要反覆地作练气行功法,吐出废气,吸人新鲜空气,增进身体康健。若不常,就会像整蛇一样,因为不能动弹而僵死在巢,所以应再练习导引法,使精气能通体圆滑地流畅着。天地间一切事物,都根据阴阳衍生得来。阳得阴而化育、阴获阳而成长。阴阳相辅相成,互相感应,循环相生。因此,男人一接触到女性,便会坚硬,女子受性刺激后,密道自会开启,于是阴阳二气相触,交流,琴瑟和鸣。”

不一会儿,东方紫玉就讲到了合欢得姿势,东方紫玉说:“笼统地说,交欢的姿势一共有九种,然后九种再细分为若干种,六郎,今天我就教你先学会这九种姿势。”

“师姐,委屈你一下,就来充当六郎的伴侣吧。”

四娘娇羞地点头。

东方紫玉说:“九法第一曰龙翻。”

东方紫玉让四娘面向上躺卧,让战龙伏趴在四娘身上,战龙在四娘两腿中间。

东方紫玉道:“九法之中,首推「龙翻」。是因为这种女在下,男在上的,为所有人适用,大多数人采用的姿势。时,男人双手和两膝弯曲支撑身体,望之似龙,故名曰龙翻。翻,则是龙的动作了,交,是上下起伏,和左右摩擦的韵律动作所构成。”

东方紫玉又指点了战龙如何掌握这种姿势的要领,并让战龙用类似交换的动作在四娘身上演练了一番,战龙双手抱着四娘柔软的纤腰,用坚挺的撞击着四娘的玉腿中央,虽说隔着两人的衣裤,但是这种香艳的演习,让战龙差点就鼻血长流了。

东方紫玉继续道:“九法第二曰虎步。”

四娘面向下俯伏,将玉臀高高翘起来,头部向下枕在玉枕上。东方紫玉让战龙跪在她股后,双手抱住四娘纤腰。战龙兴奋地紧抱着身下四娘柔软的腰肢,用坚挺的龙枪死死抵在四娘的玉臀下,一下下的向前撞击,得到的快感不亚于真正交欢。

东方紫玉说道:“这种姿势下男人很像是猛虎蹲踞在猎物后面,虎视耽耽,随时可以攫取对方,故名曰「虎步」,极为传神。包括演化史上,与人类最近的一切高等动物中,它们的方式,都是公性动物,走到牝的背后,进行性。交。直到了人类,才渐渐采用面对面的正交方式。因此,当男女采取,或是由男人提出此种「虎步」姿势的建议后,双方会立刻有原始世界的刺激感。这种刺激可以迅速地提高彼此的,是很有价偿的一种态位。你说是吗六郎?”

战龙回答:“师父,我很喜欢这个姿势,四娘你呢?”

四娘娇羞的难以回答。

支支吾吾遮掩了一下,想蒙混过去,谁知战龙非要问个究竟,一边在后面用坚挺的龙枪摩擦着敬爱的四娘的幽谷,一边毫无羞耻地问:“四娘,你喜欢这种姿势吗?”

四娘涨红着脸说:“小坏蛋,竟问四娘这种羞人的话题,我喜欢这个,行了吧?”

战龙嘿嘿笑着,继续用坚挺大力顶着那柔软的部位,“四娘,既然你也喜欢,我们不如将这姿势好好研究一下吧。”

四娘问:“怎幺研究?”

战龙说:“我们能不能脱了衣服,让我真实的感受一下这个姿势的妙处?”

四娘厉声道:“胡说,那怎幺可以?”

战龙解释道:“四娘,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全脱光,但是需要给我一些视觉上的刺激,让我好好体会一下嘛。”

东方紫玉凑过来说:“师姐,这个办法也很不错啊,你就牺牲一下吧,六郎是你的爱子,又不是外人啊。”

四娘刚才在战龙的软磨硬缠外加龙枪挑逗着下,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于是娇羞地说:“那就找你们的意思办吧,六郎,四娘和你是演练,你可不要当真哦。”

战龙高兴地点着头,目视着绝美的四娘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脱去外面衣装的四娘,露出一身雪玉肌肤洁白细腻,娇挺双峰在鹅黄色肚兜下高高地隆起,但那圆滚饱满却散发出无穷的魅力。欺霜赛雪的肌肤泛着暖玉般的荣润光泽,修长的玉腿上是一件鹅黄色的四角小裘裤,单薄的布片显露出那沟沟壑壑的完整外形,让战龙欲火飞升。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